伊川击壤

我永远喜欢诸葛恪

对于吴国的感受

一开始被它的温暖吸引跳进了这个坑,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就去看更多的史料,结果越往深处越虐,到最后再回头看以前被发的那些糖,发现嚼碎了全是刀子。
但是这时候已经深深地陷在这个坑里出不来了。

其实我本来是把证据加上的,一开始怎么温暖了,后面又怎么虐了,但是我的表达能力也不好,其实陆机的《辩亡论》前篇就把温暖的方面差不多概括了,而虐点……对我来说到处都是……我看《辩亡论》之前已经被虐得不轻了,看了之后……偷偷把三国志带到学校,从晚读到第二节晚自习结束一直在抄,边抄边哭,所幸坐在角落没被老师发现……
下面是怨妇一样的碎碎念
像精分一样,总是在日记里说你破吴要完,但看到别人说吴国怎么怎么不好,又想冲过去撕,你凭什么说我吴balabala。这种感情对于大帝也是同样,在日记里一边说你就是渣就是渣,一边又死活不肯说出这个字,改来改去。渣权大概算我最讨厌的外号了,他做了很多不好的事,但你就是不能这么说就是不能。其实对于渣昭我都没什么反感,因为很多人用这个词也就是调侃,但对于大帝,他真的就……就像被揭穿了什么不想面对的真相一样,很多时候最讨厌的不是无脑黑,而且抓到一点把柄,捕风捉影地把他恶劣的一面放大来凑到人的眼前,这很讨厌,因为根本就没法反驳。

评论(5)

热度(5)